您好,歡迎您訪問杭州市服裝行業協會網站!
您現在的位置:杭州市服裝行業協會 > 首 頁 > 行業新聞 > 行業動態 > 漢服:一場亞文化的破圈逆襲

漢服:一場亞文化的破圈逆襲

杭州市服裝行業協會 發布時間:2020-03-11 點擊次數:

  “2019年,淘寶上好幾家漢服店,銷售額不聲不響都過了億,最多的一家一年賣了4個億,買家都是年輕人。你怎么解釋?只有一個解釋,因為中國文化符號。”

  “今天的中國,有300萬漢服愛好者,他們的平均年齡在18-24歲。如果是手繡的漢服,價格在8000—20000元。在座的60后、70后還記得嗎?當年我們工作以后拿到工資,第一件事情是跑到商場,給自己買一件西裝,表示我是一個成年人,一個現代人。今天一個姑娘拿著工資買一件漢服,表示我是一個中國人。”

  在羅振宇和吳曉波的跨年演講上,這兩位“預測帝”都不約而同地提到漢服。人們恍然發現漢服早已從小眾愛好變成中國文化的符號。

  楊娜也發現,人們對漢服的態度變了。今年1月,楊娜在北京服裝學院舉辦的首期漢服模特培訓班上授課。進行走秀排練時,一位老師不經意間對她感嘆,漢服表演比時裝表演難多了,既要懂衣服,還要懂衣服背后的文化。

  這讓楊娜感到意外。早在20年前,她學習服裝表演時,師生們都覺得“中國古代服飾是最好表演的”。態度的變化反映了人們對于漢服認知的提高,以及對傳統文化的尊重。“你只有對文化有敬畏之心,你才能把它做好。”

  “中國人把自己的民族服裝當成和服”

  “公眾對漢服的態度從奇裝異服,到認為它是一種文化象征,花了將近20年時間,這一過程也并非一帆風順。”楊娜感慨說,2016年,主攻社會學的她撰寫了《漢服歸來》一書,這是目前市面上系統梳理漢服運動發展的為數不多的理論著作。

  漢服運動起自民間。2003年11月22號,一位名叫王樂天的電力工人穿著漢服走在鄭州街頭。那套深衣是王樂天請一個漢服商家按照電視劇《大漢天子》里的服裝樣式仿制的,由薄絨曲裾式長袍和繭綢外衣組成。當時,路人都用詫異的眼光看著他,甚至有人大喊:“日本人,穿著和服的日本人!”

  王樂天并非穿漢服的第一個人,但他引發了媒體對漢服的關注。后來,新加坡《聯合早報》對這件事進行了報道,隨后國內外的媒體、網站開始關注漢服,這才讓漢服真正走進公眾視野中。漢服同袍還將每年11月22日定為“漢服出行日”。

  當時,不僅公眾不了解漢服,一些對漢服產生興趣的人也遮遮掩掩。2006年,楊娜在天涯論壇上看到一篇關于漢服的帖子,第一次知道漢服。此后的兩年間,她對漢服著了迷,卻從未穿出門。“當時穿漢服的回頭率是200%,他看了你一眼,他走過去后還會再回頭看你一遍,我就不愿意穿。”直到楊娜在英國留學時穿了一次漢服,所有外國人都夸贊她beautiful,這才有了勇氣。

  異樣的目光和充滿質疑的輿論,讓早期漢服運動走得十分艱難。作為漢服資深愛好者,楊娜在漢服運動初期就參與其中。在她看來,早些年參與漢服運動的有兩類特殊人群,城市邊緣群體和華人、留學生。這些人對漢服充滿熱情,是希望通過這種方式尋找自己的位置。

  漢服運動的參與者,也抱著不同的目的。有的人致力于復興傳統文化,有的人只是對服飾本身感興趣,也有人借助漢服宣揚漢文化甚至是漢民族的純正性和優越性。“‘大漢族主義’、‘漢本位’等所謂思潮及其引申出來的一些極端言論,也一直是支流,在后來的發展中漸漸消退。”楊娜在《漢服歸來》中寫道。

  當一件衣服被某一個人群賦予了尋找自我身份認同的情感時,如果另一個人群持以質疑的態度,雙方自然會有強烈的觀念碰撞:越是不被認可,越要發出更大的聲音。這也是早期漢服運動時,總會伴有激烈紛爭的原因。

  2010年就發生過一次話題事件。那年9月,釣魚島撞船事件爆發,一些地方爆發反日游行示威活動。重陽節時,成都的一位漢服愛好者穿著漢服和朋友聚會。游行隊伍中有人突然沖上來,強行要求她把衣服脫下來——他們誤以為這是和服。女孩解釋無果后,只好躲在廁所,將外套和裙子脫下交給對方。人們拿到衣服后,將漢服示眾,并在公開場合焚燒了它。后來,日本的論壇上也有網友討論這件事,稱中國人把自己的民族服裝當成和服。

 圈內鄙視鏈

  漢服愛好者們通常把2003年稱作“漢服運動元年”。隨后幾年,各地、各高校的漢服組織相繼建立,早期的漢服愛好者們舉辦線下活動,互以網名相稱,還會請媒體來報道。

  與此同時,漢服商家也多了起來。楊娜認為,早期漢服的推廣離不開商家。但那時的商家幾乎都不是科班出身,純靠一腔熱情鉆研設計。由于缺少標準的漢服體系,早期的漢服市場十分混亂,影樓裝、cosplay裝和漢服難以區分,圈內論戰時常發生,甚至演變成商家與商家、商家與網友之間相互攻擊的工具。

  在這樣的背景下,漢服圈逐漸劃分出來不同的派別,派別之間還藏著一條隱形的鄙視鏈:考據黨看不起秀衣黨,復原黨看不起“仙服”黨,穿明制漢服的看不起穿曲裾的,定制的看不起在淘寶淘貨……

  楊娜覺得,有圈子就會有鄙視鏈條,這是人之常情。但漢服圈總是出現各種爭議的根本原因還是在于缺少理論的體系。“漢服到底是什么?漢服應該包含哪些元素?這些理論還沒有建立起來。漢服是現代人建構起來的,從考據派那里獲取依據作為漢服結構的基礎,但我們又不能唯考據派。”

  盡管爭議不斷,但商業資本還是相繼進入漢服圈。據公眾號“漢服資訊”數據顯示,2009年是一個分水嶺,從這一年開始,淘寶上的漢服商家數量呈快速遞增;2018年的淘寶漢服商家達到815家,預估漢服產業的總規模達到10.87億元。

  同樣在2009年,楊娜和很多早期漢服愛好者發覺,漢服運動在這一年呈現出疲態。“當時,漢服運動已經走過6年,活動搞不出來新鮮,各個社團都很疲憊,媒體報道也沒有什么新意。大家就擔心,漢服運動會不會就此失敗了。”

  漢服愛好者的擔心沒有成為現實。2013年開始,隨著西塘漢服文化周等幾個大型活動相繼開展,漢服運動又迎來新高潮。這其中也有名人效應的影響,比如西塘漢服文化周是作詞人方文山發起的,明星徐嬌是漢服愛好者,并成立自己的品牌織羽集。幾乎所有的公開活動,她都會穿漢服出席,她還曾穿著漢服出現在上海國際電影節的紅毯上。

  2016年4月,一支漢服公益宣傳片在美國紐約時代廣場上播放。直到那時,楊娜才覺得“看到希望了”。

 受官方支持的亞文化

  2018年農歷三月初三,第一屆中國華服日的舉辦,成為這一年漢服圈的一件大事。

  然而,爭吵聲從頭至尾不斷。有人拒絕用“華服”一詞取代“漢服”,有人指責華服日上出現廉價“仙女服”,有人聲討宣傳海報上兩個穿著漢服的女孩竟然染著藍色頭發——在反對者眼中,這是cosplay,是對漢服文化意義的消減。

  事實上,這些爭議自漢服運動誕生以來,綿延不斷。但華服日更值得一提的是它的發起方:共青團中央。這足以體現官方對于漢服的支持態度。同一年,香港前特首梁振英穿著漢服參加第七屆香港國際華服節,還在致辭中說:“正裝不一定是西裝加領帶。”

  “從國家層面來看,目前官方對儒家文化、國學等傳統文化的內容,是鼓勵和支持的,這是一個大環境的影響。”漢服愛好者李玲說。她和楊娜都認為,政府在推廣漢服文化的過程中扮演了重要的作用。

  有意思的是,在14年前,官方對于漢服的熟悉程度并沒有那么高。200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簡稱政府網)在“56個民族介紹”的頁面中,有55個民族都穿著本民族的服裝,只有漢族穿了內衣“肚兜”。很多漢服愛好者通過多種渠道和政府網溝通。政府網先是將“肚兜”圖撤下,而后換上一張左衽的漢服圖。愛好者們繼續要求更換成右衽——這才是漢服始終保留的特點,而左衽在古代是少數民族的服飾特征,或者代表壽衣,以示陰陽有別。幾番折騰,政府網終于換成正確的圖片。

  在官方立場逐漸認可漢服的同時,互聯網則一直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楊娜曾把漢服運動比作“互聯網之子”,“如果沒有互聯網,它就不會如此迅速地崛起”。只不過,漢服運動依賴的互聯網平臺從十幾年前的漢網、貼吧轉移到抖音、B站等短視頻平臺。

  在2019年,抖音和B站的能量,是漢服市場極速擴張的一個重要原因。在抖音上搜索“漢服”,相關的熱門視頻常常能達到上百萬的點贊。在抖音上專做漢服安利展示的“佛系少女 ”,已經獲贊1453萬,有100多萬粉絲;漢服店鋪中的頭部店鋪漢尚華蓮的抖音賬號經營七個月,視頻獲贊2307萬,粉絲則有200多萬。

  李玲覺得,“一些人穿著漢服轉圈或者奔跑,畫面很仙,”再加上特效、濾鏡的加成,讓漢服之美得到淋漓盡致的展現。此外,外國人夸贊漢服的短視頻,會獲取更多的評論和點贊,說明人們依然會給漢服賦予特殊的民族情感。

  而B站,原本就是一個二次元文化的聚集地。漢服也一直和cosplay、漫展等二次元文化有交集。過去幾年,古風等從傳統文化蔓延出來的亞文化受到青年人的關注。而漢服則是青年亞文化中最出圈,且得到官方支持的一個。

  “漢服其實是一種亞文化,它是一個來自互聯網的亞文化,這幾年互聯網的發展,給亞文化破圈提供了特別好的方式。因為現在主流文化在往亞文化上去靠攏,而亞文化在往外走,大家在互聯網上才形成真正的交集和碰撞。”楊娜解釋說。

  除了互聯網“造勢”,新時期人們對各色文化的高容忍度,為漢服興起提供了一個良好環境。再加上Z世代(95后)已經長大,這批有個性、喜歡小眾文化的年輕人,有了經濟購買力,也逐漸掌握主流話語權。對他們來說,漢服天生就是一種自我表達,一種能彰顯不同的自我表達。漢服商家也添了一把火。漢服市場是一片藍海,迅猛增長的漢服商家們,同樣也會通過營銷手段去拓客。

  讓漢服回歸漢服

  當漢服運動以破圈的態勢走向大眾的生活,整個圈子的氣質也發生了變化。正如楊娜所講,早期的漢服愛好者們承擔著文化使命感,將復興傳統文化的宏大意義寄希望于漢服。“別人越是不理解,他們越要穿出去,告訴別人這叫漢服。”

  2018年,第一屆華服日舉辦期間,本刊記者曾采訪過幾位漢服愛好者,他們大多在2010年前入圈。那時,一些注重考據的漢服愛好者時常上綱上線,走在路上若是看到有的人的漢服不符合傳統制式,甚至會不留情面地當面拆穿。一位采訪對象講述道,她曾在一場漢服活動中看到一個男生的袖型出現錯誤,本應是豎褶,卻變成橫褶,便沖上去指出問題,對方只是尷尬地點點頭,不知如何回應。

  北京漢服協會的面具曾對本刊記者說:“讓外界認識漢服,準確叫出漢服,是早期(同袍們)在做的事情。”同袍一詞,出自詩經《秦風·無衣》里的“豈曰無衣,與子同袍”。原句意為:怎能說沒有衣裳?我愿和你同披一件戰袍,表達了軍隊里戰友之間的情誼。漢服復興者將此延伸為彼此間共勉的稱呼,表達共同復興漢服的愿望。

  隨著大眾對漢服的接受度提高,參與者和圍觀者都開始用更純粹的審美眼光去看待漢服,心態也更加平和。

  2019年,漢服圈還出現了一個新概念:漢洋折衷,意思將漢服和西方的、現代的裝扮相結合。比如用漢服搭配時裝包、牛仔褲,或者用現代的面料、紋樣做漢服,讓傳統服飾能成為日常穿著,融入到現代的建筑環境里。

  李玲很欣賞這樣的搭配,她也會在日常生活中,把漢服和現代服裝、飾品結合在一起。“即便是你很尊重歷史,但在現代社會,如果你希望漢服是有生命力的,我覺得多多少少會去做一些變化。”李玲說。

  李玲還和朋友辦過漢服跨界聚會,比如哈利·波特主題的漢服茶話會,大家身著漢服,用衣服的配色還原霍格沃茨魔法學校四個學院的特征,再用道具、環境來營造魔法世界。“哈利·波特是一個大眾流行文化,是一個特別西洋的東西,而漢服是一個特別傳統的東西,我們把這兩個東西組合起來,看會沖撞出什么不一樣的風格。”

  作為入圈時間較晚的漢服愛好者,李玲身邊的朋友大多出于審美的目的而穿著漢服。“說白了,這就是一個漂亮衣服。我挺喜歡,我覺得自己穿也好看,我就愿意穿。”

  李玲印象最深的一次漢服經歷是在日本。當時,正處日本的楓葉季,很多日本人會穿著和服去京都拍照。李玲穿著漢服出現在日本的街道上,不少日本人主動打招呼,詢問這是什么衣服,并夸贊衣服很漂亮。“那一次感覺還蠻不一樣的。我有看過另一個女孩穿著漢服去日本,她正好跟四五個穿和服的日本阿姨一塊拍照,優雅感和配色的感覺沒有輸。”

  擁有2000萬粉絲的視頻博主李子柒,也是一名漢服愛好者,在她的大部分田園生活視頻中,她均以漢服出鏡,在海外市場大受好評,成為很多人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漢服很有意思,你特別淺地理解它也可以,它就是一個漂亮衣服,你愿意往深去理解或者學習,它會回饋給你更多的知識和更多的樂趣。”李玲說。


本文系網絡轉載,不代表本網立場或觀點,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聯系我們。



上一篇:優衣庫再讀消費者:疫情后的生活方式提案思考 下一篇:靠品牌授權助推業績增長 南極電商的模式能走多遠

分享到:

加入收藏 | 打印本文 | 返回列表 | 返回頂部

時尚快訊

更多
  • 大批量生產方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為促進服裝定制發展,推動制造強國建設,以“定制融匯智能制造”為主題,由中國服裝協會聯合浙江省經信委、紹興市柯橋區政府舉辦的“中國服裝定制高峰論壇暨浙江省時尚產業聯合會成立大會”6月15-16日在浙江柯橋拉開序幕。   在市場變革中,當越來越多的企業…
  • 從多元角度審視中國服裝定制行業的現狀
    為促進服裝定制發展,推動制造強國建設,以“定制融匯智能制造”為主題,由中國服裝協會聯合浙江省經信委、紹興市柯橋區政府舉辦的“中國服裝定制高峰論壇暨浙江省時尚產業聯合會成立大會”6月15-16日在浙江柯橋拉開序幕。   在市場變革中,當越來越多的企業…

品牌推薦

更多
協會概況
協會簡介
會長寄語
協會章程
組織機構
協會榮譽
入會條件
行業新聞
行業動態
財經動態
政策法規
面料輔材
會展信息
時尚前沿
時裝快訊
著裝顧問
服裝T臺
時尚評論
街拍達人
協會動態
通知公告
圖文報道
協會活動
服裝人才
人才推薦
人才招聘
服裝人才庫
品牌企業
品牌企業
企業展示
服裝人物
服裝學堂
培訓講座
技能大賽
職稱評審
技能考評
學歷提升
服裝學堂
下載中心
協會工作
職稱考評表
入會申請表
在線報名
微信公眾號
掃一掃,關注我們
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